這部小說給我的感覺是種「心驚膽顫」的犯罪。為何會這樣講呢?主要是因為小說中的犯罪者需要「發出聲音」來。雖然說事先兇手已經潛伏在水車館中將主人的一舉一動給模仿了起來,但是整體而言,還是很容易出現破綻。
  書中的詭計或許已經被許多後世的「漫畫」給沿用了吧,所以很容易去猜到兇手的真面目。這也是我漸漸對本格推理產生不太熱衷的原因之一,因為太容易去猜到兇手是誰了!或許這是一種發展了一百五十年,越來越漸成熟的推理小說一定會遭遇到的必經之路。
  但是就像是「侏儸紀公園」(Jurassic Park,1993)裡面所講的「生命總會自行找到出口」來的令人興奮一樣,同樣可以視為一個生命的「推理小說」(至少是人類孕育出來的生命),在隨後的發展中也靠著智慧出現了「社會派」、「警察推理小說」、「冷漢推理」這些令人能夠在小說加馳敞其神來之筆與想像力的幻想空間中讓讀者進入一個「比較不」那麼令人感到遙不可及的犯罪中。
  但是很令人敬佩的,綾辻行人依然還在本格推理中展現其才華,在去年也推出了「館系列」的新作。而新本格的始祖島田莊司也依然活躍在本格推理的作家行列中。只是這樣的小說越來越大部頭,看的令人難以親近之感。

ellery31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