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以前在看報紙的時候,有一天看到娛樂版,裡面介紹了蕭薔這一位知性美女,她說她的嗜好就是看書,記者還特別照了蕭大美女的書櫃,裡面有一排恰恰好就是綾辻行人(1960-)在台灣由皇冠出版社出版的系列作品。
  這本殺人時計館(時計館の殺人,1991)在作者的話中曾出現:「......他是「館」系列作品中的第五部,寫作時深感壓力很大,苦不堪言。動筆之出,就懷有雄心壯志,首先要保證質量,超過前四部,並且一定要具有推理小說的趣味性!......從某種意義上說,是集我過去諸多作品風格之大成。」而這部同時也是館系列第一期的完結。
  老實說,看這本書的時候給我的感覺也非常沉悶,或許是因為我的下意識已經將兇手是誰給猜測出來了,只是沒有辦法想出來為何他的不在場證明可以如此完美?看完鹿谷門実的解釋後,才一掃我之前閱讀的痛苦,想不到最後的結果是因為時間上的因素所製造出來的不在場證明!
  最近在閱讀上真的越來口味越重了,感覺一般的殺人場景已經沒有讓我可以定下心來仔細閱讀的痛快,在這場幾乎所有人全都死亡的小說中,我感覺流血已經是無法滿足我了。反而是那些以現實層面為基礎所描繪出來的警察小說、社會寫實小說可以讓我隨著偵探(或警察)的腳步,一步步去探尋最終的真相,當中得到的樂趣比起那些所謂的「暴風雨山莊」來的有趣。
  其中警察小說我覺得寫的最好的就是Ed McBain(Evan Hunter,1926-2002),他的八十七分局(the 87th Precinct)所描繪的那一個既真又假的世界真的讓人讀起來彷彿進入了這一個想像的世界中。(有很大的理由可以確信這一個世界是紐約的翻版,但是我們又為何要去追究呢?)
  哈哈,從新本格推理說到美國的警察小說,還真有點那麼從雲端跌入現實來,不過我覺得我的口味是真的變了。

ellery31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