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的旅行我並不敢跟我家人講說我要騎著摩托車橫渡中橫,只是對著我父母說"我要坐火車去找台中清水的阿姨"。不過當我在日月潭的時候,我還是打了通電話回家,只是無法隱瞞身在日月潭的事實,畢竟如果我說我是在阿姨家,那我媽肯定會想要跟她聊上幾句,這樣一來,不就破功了?因此我便很老實的說出我在日月潭過夜,至於如何來的,當然要說是坐公車囉。

  "媽,你知道我現在在哪嗎?"嘴裡用一絲絲帶有神祕的疑問句
  "你不是在二姨家嗎?"老媽以理所當然的語氣說
  "我在日月潭!"此時要用非常興奮的語氣大聲說出
  "蝦咪,走企日月潭,連老母攏沒有企過,你嘎我走企日月潭"
  "丟阿,哈哈哈"
  "要連我的業奏夥勝阿。"此時老媽還很開心的這樣回答呢......
  
  

  話休絮煩。早上七點從民潭民宿出發後,我沿著台廿一線往埔里方向騎去,經過了全國最高的大學-暨南大學後。在烏牛欄橋(今愛蘭橋),也就是二二八和平紀念公園前,就是台21線與台14線的交接處。目前要從西部通往中橫的主要幹道應該只剩下這一條可以行走了。指示牌非常明顯,不用擔心會迷路。

  發生于1947年2月27日台北的私菸查緝所造成的恐怖流血事件,經過收音機傳播到南投埔里後,在台的共產黨員謝雪紅成立了以民兵為主的"二七部隊"(後來改稱為"台灣民主聯軍")來與國軍對抗,但卻遭受到政府軍的強力壓制,遂於3月9日退入埔里,隨後並在此紀念碑位置"烏牛欄橋頭"與國軍21師展開激烈的對戰。只不過以民兵為主的二七部隊怎是政府軍的對手,謝雪紅兵敗逃往大陸,參加的青年學生亦陸續逃亡......2004年,在當時激戰烏木欄橋頭,立下了這一個"南投縣二二八事件烏木欄戰役紀念碑"。

  在騎往台十四線的路上,我一直提醒我自己"一定要在下一個看到的加油站中加滿油!"。不過人往往會是這樣,腦袋中一直想,現實上一直忘。越想就越不記得,好比是當你非常緊迫要找一個東西時,往往會找不到,但是卻在你沒有想到他的時候,又從腦袋中蹦出來。不時低頭看油表的我,右手也不停吹著油門,眼中一直看著指示牌,當我意識到的時候,已經騎上了台十四線上的小路了,四旁已經從市區的鋼筋水泥建築變為高聳的山脈與河床了。

  "糟糕透了!如果往前要一直到清靜農場才有加油站的話,那該如何是好?"

  好加在的是當我繼續往前騎不久(這是從埔里市區進入台十四線後的第一個加油站),中油那大大的火把出現在眼前。這時我就像是汪洋中的一艘小船,看到了岸上的燈光,心中有種"有你真好"的欣喜。在山上還是中油比較可靠啊!

  幫我加油的是一位看起來非常酷的大哥,大約有一百八十公分的壯碩身材,搭配上一臉沒刮的鬍渣,非常可靠的樣子。順便問他往前騎去要到哪裡才有加油站?他回答我說在清靜的時候有。嗯,心裡想著現在已經是滿滿的油箱,應該可以撐到清靜農場才對。心中的石頭放下了,看來不會因為沒有油而卡在山中了。

  不過其實我會這樣問他還有另一個原因,就是我很想要看見他會不會問我"你該不會要騎摩托車上中橫吧?"。可惜這位酷酷的酷哥,卻沒有任何的表示,讓我心中小小遺憾了一下。

射言曰

中橫加油不用怕
埔里往前就有啦
若是錯過也沒差
霧社清境各一家


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射言的天空 || 大悟徹底

ellery31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