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對這一個新聞在發佈之初並沒有任何的察覺,是直到了當我要買京極夏彥的姑獲鳥之夏時發現的。

因為以日本的推理小說而言,京極夏彥的作品肯定是一個推理迷都想要一賭其廬山面目的推理逸品(雖然說在若干年前,時報出版好像曾經出版過中譯本)。最初在書店看到的時候,便想著回來家裡的時候,上金石堂網站去買,肯定有不錯的折扣可以拿。

一回到家後,上網鍵入"京極夏彥"關鍵字,打上後搜尋,想不到竟然沒有查詢到這本由獨步文化所推出的中譯本!心里在想,也許是因為剛剛出版,所以網路上尚未放上相關的購買資料吧。但我也嘗試到博客來去看看能不能看到相關的資料,想不到可以!為何博客來有,但是金石堂卻沒有呢?當下我也沒有想的很深,不過這時我的腦袋中突然浮現前一陣子跟同事在聊天的時候曾經聽他不經意提起金石堂被出版社抵制的新聞。

上網搜尋了一下,想不到竟然是真的。國內多家家重量級的出版社(尤其是城邦出版集團齊下的卅多家!總計有兩百多家)聯合起來抵制金石堂的延宕付款與款項不清等問題。

整篇的新聞給人的感覺是金石堂挾著其通路的優勢,對出版社所做出的總總「鴨霸」行為,讓那些大老們難以再繼續承受,於是便集合起來聯合退出金石堂書架。

不過老實講我並不喜歡也不希望接受這樣的結果。因為金石堂網路書店的折扣總是可以打到八折的低價,比起其他的網路書店(如博客來的九折),八折的吸引力真的非常讓我往往一個不小心就買了將近一千元的書回來啃。

但是想想會有這樣的後果,也是因果循環的惡果。金石堂網路書店往往在書賣不出的最後,就這樣退給了出版社,在現在出版業普遍不景氣的現況下,還要承受龐大的退書壓力,的確讓那些出版業者叫苦連天;更何況網路上的低價策略,更加壓縮了業者的利潤來源。

其實,當誠品書店這一個努力營造閱讀環境的平面書店出來的時候,像是金石堂這樣的書店肯定慢慢會走向被邊緣化的邊緣。(可能我這樣的比喻並不恰當,但是如果一條街上有誠品和金石堂,你會選擇去哪裡閱讀?)

誠品願意花錢去設立一個可以讓作家有發表新書的隔間(像是信義店的誠品)、讓讀者有一個可以坐下來好好看書的座椅(想是桃園統領的誠品,甚至還有沙發)、讓普羅大眾好像進到了一間圖書館的錯覺(像是台中的中友誠品)。

比起那些單純用磁磚、日光燈造的書店,誠品的確是有種莫名的吸引力。

書店是越多越好,這樣才可以讓我們這些書蟲有可以躲的地方;但是如果裡面的書越來越少,那就吃不飽,覓他處了!

ellery31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