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本清張(1909-1992)這一位日本的國民作家,開創了戰後推理小說社會派的先河。不過很奇妙的是,在之前我對松本清張的小說完全沒有興趣,其中最大的原因應該是在「社會派」這三個字上,看到這三個字,就讓我毫無理由地聯想起了「沉悶、拉雜」這些字眼(我真的不知道我為何會這樣想!)。從英式古典推理的柯南.道爾(Sir Arthur Conan Doyle,1859-1930)、阿嘉莎克莉絲蒂(Agatha Christie,1890-1976) 到美國艾勒里.昆恩(Ellery Queen,1905-1971,1982),而我的英文名字Ellery還是從這一個身兼偵探與小說家的身上來的。
  日本的推理從江戶川亂步後到現在,可以說與歐美的推理小說是齊頭並進的,不過或許是受到了詹宏志的影響,他在當時策劃謀殺俱樂部的時候,為了推廣這一個企劃「推介歐美150年來的101本具有歷史地位的推理小說」,曾在市面上發行了一本英國「謀殺之王」柯林.德克斯特(Colin Dexter1930-)的「昆恩的靜默世界」(The Silent of Nicholas Quinn,1977),隨書附贈了一片談話光碟,裡面他提到「我最欣賞的日本作家是土屋隆夫(1917-),其他的作家作品跟歐美的推理小說,還有一段距離......」。聽到了這一段話,我的心裡面就產生了一個微妙的變化,把其他的作家歸納入不值得一看的範圍中。雖然期間在大學的時候曾經不停的西村京太郎(1930-)的一系列鐵道推理小說,但是就沒有想要看松本清張的砂之器(砂の器,1961)、點與線(点と線,1958)這些備受推崇的社會派小說。
  這次會想要看點與線這本在後來被稱為第一本社會派小說的原因,主要是因為獨步文化出版了一系列的松本清張全集,而前一陣子在圖書館又發現它的影蹤,所以就借回來好好拜讀一下。故事內容讓我有種熟悉的感覺,因為這就像我在看西村京太郎的鐵道警察推理小說一樣,只是這次的主角不是「全日本最忙碌的警察」十津川,而是警視廳偵捜二科的三原紀一。在九州的香椎灣出現了一對殉情的男女,男的是目前正陷入貪瀆嫌疑部門的佐山憲一,而女的是在銀座酒店小雪的服務生阿時。在抽絲剝繭後,三原發現其中最有嫌疑的是小雪的常客安田。為了戳破兇手巧妙利用的不在場証明,他從東京到了九州博多,又跑到了北海道札幌,從西日本到北日本,搭乘著可能被利用來犯罪的交通工具「鐵道」,穿梭在大街小巷中印證嫌疑犯的證言。
  只是這一個詭計在現在社會中應該是已經難以實現了,但我想松本清張的主要目的不在此,因為他讓書中可具有共犯嫌疑的石田司長與事務官佐佐木逃過了法律的「偽證罪」。看完了這本書我納悶於為何警察不去查那個幫兇手作偽證的石田,反而讓具有共犯嫌疑與貪瀆罪嫌的官員,在凶手自殺後反而得以升官?這是之所以松本清張的小說被稱為社會派的原因吧,因為他一針見血地指出了政府部門的一些黑暗面。
  看完了這本後,我發現原來我過去的想法都是錯誤的,小說的只要娛樂性夠好,管他是社會派、本格派、警探小說或是類似亞森羅蘋(Arsène Lupin)的怪盜小說,根本不用去在乎人家怎樣講,其實仔細去想想,講的那個人也一定是看過了才會說出這樣的話來,沒看過的我又豈能這樣就放棄了我閱讀的權利?所以有時候還是不要因為人的一句話就不去獲得你可以得到樂趣的事情啊!
  

ellery31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