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才來讀島田莊司(1948~)的這部斜屋犯罪( 斜め屋敷の犯罪,1982)好像有點晚了許多,第一個原因是因為接觸到島田的小說是在皇冠出版社出版了他的一系列作品才開始,然而其中卻沒有這部;另一個原因就是過去曾經由「台灣英語雜誌出版社」所出版的這部中譯本,目前在市面上可以說是絕版的作品,如果不到圖書館去借閱的話,在市面上可以說很難買到。這也是我拖了這麼久才看的原因之二。
  看完了這部在往後對「新本格」館系列有極大影響的推理小說後,真的對島田的想像力大大的佩服。雖然我個人覺得在裡面的第二個詭計可以成功而感到有點不可思議。
  故事是敘述在北海道鄂霍次克海峽邊有一棟「流冰館」,館主濱本幸三郎在聖誕夜邀請事業夥伴菊岡等人前來作客,但是卻發生了兩件密室殺人事件。
  第一件是菊岡的司機上田被發現被人用利刃刺入心臟而致命,現場沒有打鬥的痕跡,但是上田卻留有所謂的「死亡訊息」,他的雙手向上擺成V字形,左腳與身體呈現九十度彎曲並壓在與身體呈現一百二十度彎曲的右腳上,右手腕上綁著一條白色繩子纏繞在床舖的橫桿上。身體的旁邊有一個用左手手指沾血畫出來的圓形圈圈。從當地警局前來的三位刑警對此謎團束手無策,加上當晚在此作客的賓客與傭人皆有完整的不在場証明,發生命案外的雪地上也沒有留下兇手的腳印,是一件完完全全的密室殺人事件!
  而在兇案發生後的隔晚,又發生了第二件殺人事件。當晚早早就寢的菊岡,在早上被人發現背後右側被插入了刀子,而失血過多死亡。眾人的不在場證明也相當地充分,兇案現場的三道門鎖,除了從裡面鎖上外,沒有其他的方式可以關閉,如果說是自殺的話,裡面又有明顯的打鬥痕跡,況且從背後將刀子插入的自殺方式太匪夷所思,幾乎可以完全排除。此時刑警之一的牛越便打電話給東京的搜查一課刑警請求支援,在「占星術殺人魔法」中活躍的御手洗潔與助手石岡便從東京搭機北上,前來解決了這一個事件。
  看完了解答篇,在了解了事件的真相後,對於島田莊司所想出來的詭計真的佩服,竟然可以想到這樣的殺人方式。不過我真正的覺得要再現實世界中實現這樣的詭計真的要那麼一點點的幸運才可以一擊中的。如果整件真相是由御手洗以推理的方式推理出來的話,我是不太相信這樣的詭計可行,但是我覺得島田在書中藉由兇手的自白說出來,那種可信程度就增加了。

  從以前到現在,有一個感觸。當一個人在書中被殺害的時候,如果完全都不知道是因何而死的話,不論這個兇手的動機如何,是否是值得我們去同情?像我從以前到現在也看過數十本小說了,通常兇手都是有難以言喻的苦衷,所以才犯下這些富有謀略並幾近於完美的殺人案件;而作者在描述這些兇手的時候,往往會帶有一絲絲同情的筆觸在裡面。但是像這本小說中的兇手,單純只是因為過去戰時同僚的託付,而藉由某種機會接近菊岡,進而殺了他,這樣的兇手給我有種「笑裡藏刀」的陰險成分在。我覺得在寫小說的時候應該是要避開這樣的寫法,至少在要殺掉所憎恨的人之前,要明白的告訴他為何犯罪、為何要殺了他,讓他可以死而瞑目。不過幾乎所有的小說都不會這樣寫,畢竟這樣的話就暴露了自己的動機。如果採用不寫出姓名的手法來寫兇手對死者的指控的話,這樣的兇手在讀者的眼中也將呼之欲出,喪失了解謎的樂趣。
  我想這也是不可以改變的部份,因為小說就是反映現實世界嘛!有誰會在要害你的時候還跟你講我要害你呢?犯罪就是要在人家不知道、沒有防備的時候下手,這樣才可以成功嘛。
  推理小說的魅力我想就是在這裡,可以告訴我們很多人性的真實面,並在虛幻的鏡頭下,找到「正義」的快感。而我們不應該去對兇手有所同情才對,雖然許多的作者都試著將筆下的犯罪者經由偵探的眼光,而塑造成具有「可悲可嘆」、不得以苦衷的另一個被害者。

ellery31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