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 醒醒 先生 醒醒」
一陣天搖地動後
我睜開眼睛
眼前一陣白光照的我又迅速將眼睛閉上
漸漸適應了強光後
發現我躺在一間被黃色帷幕所包圍的空間中
頭上是一盞被塑膠殼包覆
透著柔軟燈光的日光燈
(真不曉得剛剛的強光是從何而來?也許是因為在黑暗中太久了,
連一點點微弱的光線都讓我眼睛受不了吧!)
身體上蓋著寫著「宜人醫院」四個字的綠色被子

站在我旁邊的是一個穿著白色護士服妙齡少女
她的眼中顯現出一股焦慮、憂心的神情

大汗淋漓的我看著她
她的手心拍著我的胸部
就好像一個媽媽在安撫受到打雷閃電所驚嚇的小孩子一樣說:
「先生,你還好吧?不要擔心,只是噩夢罷了,有我在這裡,不用怕。」
心情略為平復的我
看著眼前的白衣天使:
廿歲上下的年紀
臉上脂粉未擦
透露出些許的稚氣(也許是剛從護校畢業的吧?我想)
白白的手臂上
戴著一支Hello Kitty手錶
另一隻手正不停地輕輕拍打我的胸部

聽到她對我說的話
我不禁感到一陣溫暖的暖流從她的手心透到我的心臟中
看著她胸前的名牌寫著「謝秀萍」

「謝小姐,請問現在是幾點了?我為何會在這裡?」
想不到我一開口,就為自己的口乾舌燥感到一陣錯愕,發出的聲音嘶啞難辨。

「不用擔心,這是因為你已經昏迷了一天一夜都沒有喝水,所以才會沒有辦法發出聲音,
只要喝點溫開水就可以恢復了。」

「哦,原來是這樣,那可不可以請你幫我倒一杯熱開水?」我用著我那沙啞的聲帶小聲說著。

「當然可以,已經幫你準備在桌上了。」

我想要伸出我的右手想要拿起水杯,突然發現右手上竟然纏滿了白色繃帶,就像是木乃伊一樣,
厚厚的一層,還隱約透著一道道殷紅的線條,重的好像要抬起自己一樣,完全使不上力。

「謝小姐,我的手是怎麼回事?怎麼完全抬不起來?上面又綁滿了繃帶?」

「先生,當你被送進急診室時,雙手、雙腳都是一道道被動物爪子抓傷的傷痕,經過我們緊急處理後,
已經沒有大礙,不過抓傷你的動物爪子上面帶有病菌,所以我們為你打了傷寒跟狂犬病疫苗,你也因此
昏睡了一整天。」



ellery31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