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今天寫這篇文章晚了點
也許時間總是晚了點
也許......

第一次聽到陳定南(「早安!死神。」陳定南抗癌記事)的名字是在他選省長的時候
那時我大概是高中吧
1994年的樣子
不過因為沒有選舉權,加上正逢聯考的壓力
所以並沒有任何的在意
誰當省長都沒有我相干
後來真正注意到他是在選省長的經費申報新聞上
他竟然申報了兩億多(記得是這一個價目)
因此需要補繳違約金額
相反的
宋楚瑜的申報經額恰恰好,不過也不少......有點令人不敢相信啦......
就是這一個契機
讓我對陳定南的正直與龜毛有了極深刻的印象

後來他的一切
老實講我也並沒有很十分注意
中間他當選了兩次立委(選省長前當選了兩屆)
直到他當上了法務部長

法務部長的職務對他而言真的是實至名歸
在這期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郭子乾在悶鍋中模仿他
進而受邀與陳定南見面的新聞場面
很搞笑的是
假陳定南見到真陳定南,竟然劈頭就說出:你模仿我模仿的真像。
令人辨不清真假的畫面,令我笑了許久。

可惜那時笑臉的陳部長
在昨天(11/5)下午兩點廿六分離開了人世
我不知道要怎樣去哀悼他
因為他是這樣的尊嚴地看待死亡

對我們而言
喪失的總是比留住的還要讓人感傷
留給人們的總是無盡的哀傷與不捨


陳部長/縣長 好走


ellery31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