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奇怪的是這一次的感冒已經好幾個禮拜
到現在喉嚨還是有一口痰在食道中不上不下
好是痛苦

晚餐時以為大蒜可以治百病的我
特別剝了五六顆
剁成蒜泥 和著醬油膏 與豆腐一塊入喉
想不到在睡覺的時候(也就是剛剛)
咳的越來越厲害
伴隨著一陣陣灼熱感襲來
不敢發出聲音
怕出來的音調是倒嗓的音調

下午的時候
想著好久好久沒有去運動
於是騎著機車到中原運動場去跑了五圈 走了兩圈
一位早我不知多久的女子已在場上
似曾相似的臉龐
摸索著記憶 好像是高中時候 被我戲稱為"二年美女"的學妹
當時我三年 每天騎著腳踏車上學
總會在相同的路線上看到她
可惜的是無法有進一步的發展
畢業後隱約知道她往花東地方師院求學去了
如果今天所見是其人
看著她穿著南山人壽的T Shirt
心裡湧出無限納悶

或許哪天可以解開這個迷惑吧!

ellery31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