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一到晚上六點
公寓附近總是會響起
「扣 扣 扣」
的聲響
一開始我也沒有去注意 直到附近的貓突然多了起來......

記得那天是星期一
每天經由通車往返學校上課的我
都會固定將鬧鐘調在五點半
這樣才可以從容梳洗穿衣趕上六點的公車到市中心轉搭學校的巴士

只是剛好星期天是我的生日
跟同學一起去唱歌又喝了一點小酒
回到家裡已經有點茫茫的
所以也沒有洗澡倒頭就睡
忘記將鬧鐘開關打開
星期一早上睡到六點才起床

"真他x的,竟然忘記開鬧鐘!這下無遲到記錄要破功了!"
七手八腳將衣服、褲子、襪子亂七八糟套上沒有洗過的身體
跑去浴室刷了牙 胡亂把水潑潑臉也沒有拿毛巾擦

看了一下時鐘
"六點十五分,應該還來得及趕上第三班公車"
拿起書包就往門口衝

"喀喀"
門一打開
突然一隻白貓向我撲上來
嘴巴上還咬著一隻還在淌血的灰色老鼠
嚇了一跳的我
伸出右手把白貓給掃開
"啪"
撞擊到對面門板的白貓發出哀嚎的聲音並迅速往樓梯間跑去
灰色老鼠掉落在我的面前
它身上的血彈到我的眼睛裡面
我趕快伸出右手食指 想要把這一個噁心的東西給抹去
看來似乎來不及了
陣痛的灼熱感侵蝕著 我的
角膜 瞳孔 水晶體 視網膜 視神經 大腦
一震昏眩強迫著我的大腦進入休眠狀態

應該說是休克狀態
剎那間我就不醒人事......

夢中
我站在一個紅透透的門前,腦中極力抗拒不要進去這扇門
右手卻又不聽使喚,直直地伸向門把想要扭開
左手好似被砍斷了一樣,沒有知覺,只能夠眼睜睜看著前方的紅門快要被我的右手打開
碰的一聲,門內傳出了一陣撕聲力竭的貓叫
鑰匙孔上突然流出了鮮紅色的血,汩汩地流著,伴隨著撲鼻而來的腥味和鮮紅色
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懼感,讓我的大腦開始可以控制,或者說是反射動作
將右手迅速縮回,大叫一聲
「啊~~~」
「喵嗚!!」
轉頭一看,一群雪白色的貓從四面八方向我撲來
雙拳難敵的我只好任由這群白貓囓食著我的身體
頭殼 脖子 肩膀 手臂 胸口 臀部 大腿
可怖的是我的眼睛無法閉起
只能夠看著我的身體一一淪陷
「嘶~~~」
動脈被咬破 鮮血開始狂噴
眼前一群潔白的貓因為我的鮮血 被染成了紅色
而我 也開始漸漸失去了知覺

此時,耳際傳來了「扣 扣 扣」的聲音......


ellery31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