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早上可能因為昨天喝了一杯平常很少很少在喝的咖啡(而且還是同事說"憑我喝了這麼久的咖啡了,第一次喝到85度C後,還會因為濃到不行而睡不著覺的!")而睡過了頭.早上九點的時候才因為"自然醒"而起來.

也因為這樣的緣故,所以今天一整天的心情是舒服的......嗯嗯,應該是早上的時候是舒服的,因為下午的時候跑去上班了.

公司規定特休要以半天為一個單位,加上只要遲到一分鐘,就要請假半個小時,所以如果遲到太久的話,一班來講都會下午才去,我想這也是種另類的抗議方式吧.只不過這樣的抗議方法並不會讓自己好過,因為事情在你下午去的時候,仍然是堆在那邊等你去處理.

過年完後,公司要好的同事提出了辭職的要求,接續的引爆點不知道會不會繼續下去,很多人都燃起了火苗,這樣的情況下,我也開始在想我到底是不是要繼續呆在這間說福利,只有課長級幹部才有福利;要人性,只要一般級職員就沒人性的公司?

最近上頭開始在要求越來越多的無理,讓人有種是不是要朝向獨裁式公司的管理方式前進的感覺;但是在這樣的同時,卻又不可以像那些公司ㄧ樣在員工的照顧上多加著墨.這樣下去,根本沒有讓人可以認同的地方.

省小錢,不想要擴充生財的容器(我們公司出貨時需要塑膠箱子來盛裝),讓每次出貨的時候,客戶打電話來罵為何不出貨,無奈的我們也只好推說沒有箱子可以裝,沒有箱子裝是你們的事啊,要向上面反應啊,在客戶說出這樣的話之後,我也無法反駁.反應了是反應了,但是上面的主管卻無法有效去解決,弄得商譽大減,傷卻大增.

得罪了最重要的客戶後,任你再怎樣努力想要提升產品的價值也是惘然.

真不知道那些人在想啥?
創作者介紹

射言的天空 || 大悟徹底

ellery31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